追蹤
x19全球華文詩獎
關於部落格
青春做為一種詩與生命的信仰
  • 40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六屆X19全球華文詩獎得獎作品

 評審獎:95李承恩

〈迢遞〉

 

隱約又到了季節的盡頭

落葉已開始堆積,記憶中

越來越多顏色褪落

才轉過一個下午

時間便帶走邊框,斑駁如

侵蝕過後的疏離

框裡的季節便迢迢流逝                  

 

我站在此水之岸

水光迂迴幽咽,遠山

蒼茫,凝視靜止的時間

懷疑花園不會再盛開

蝶去鶯飛,我問起水流裡的魚

魚用鱗光的沉默回答

波紋飄搖,一閃而逝的游態

從不為我的臨摹停止

或許有落葉飄搖

冬雨連日纏綿的秘密

還有夏日不斷舞動的陽光

不斷跳躍,好像隨時可以飛

 

但是比水流更短,如果下雨

漣漪還沒記住就忘記

如果晴天,被照亮的倒影會在哪裡

如果我真的站在這裡,水流

攔不下也推不走

好像隨時可以飛

遠邊有新舊雲山千疊

好像恨也能倏忽走過

 

但此刻我仍站在這裡

天冷了,心適合水流的溫度

是否偷偷拿出來洗滌

是否洗完,毅然不再放回去

時間在走

看明年會流到哪裡

 

 

 

 

 

 

優選獎:136 原筱菲

〈睡蓮必開在我來過的路上〉

 

我總是沈迷在一個個虛無的熱望裏入眠

而遺忘了枕邊那些漸漸冷卻的事物

我把脫下來的影子懸挂在牆上

懸挂成一個碩大的葉子,然後讓夢只身出門

 

這個夜晚適合安靜,適合虛構一些雨水和芳香

適合期待一朵雲接近遠處的花草

讓所有的夢想捕捉到真實的雨水

為未知的陽光調整出適當的心情

 

我想讓自己的影子在漣漪裏變形

漾出往事中最柔軟的那朵蓮

並潛藏在蓮花深處,融化成水

我在水的縫隙裏穿行

收攏了蓮瓣一樣的翅膀

直到把所有的夢境折疊在清清的荷塘裏

 

用一朵花標記夢遊過的痕迹

睡蓮必開在我來過的路上

讓寂寞的花靜靜地留在身後

然後我回到早晨,回到烈日

回到一盞盞孤獨的風中

 


 

優選:183 陳柏言

〈妳住的海洋里〉

 

只是一個下午

公園,石椅上有流動的光

小型溜滑梯、廢置的沙發

妳站在那頭

撐起一把夏日的陽傘

以妳細小的枝

 

一個浪潮掩覆

另一個浪潮

妳剪去長髮而又留長

我們併肩

朗讀不同眼睛的夜

交換著掌紋卻誤以為

能夠卜算彼此

下一支籤

 

後來的我們

有了各自的信仰

相對的兩個石椅

背對著說愛情的詩句

浪花激起而我們始終

握不住

握不住一把時間

 

宛若妳的潮水

拍打

而我未曾接住

 


 

入選獎:100 蘇子軒

〈中生代的你們〉

 

你們仍然活在中生代……

 

你們是中生代的蕨類

愛掘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未來;

你們是中生代的恐龍

自卵中就被教育要孔融讓梨

 

你們看著新生代的我們

我們這些哺乳類

你們總是嘆息我們很Blue

一見我們的蹤跡,便拋出膠卷

想把我們拉進黑白片中

參與恐龍與蕨類的喜劇演出

 

你們喜愛拉出一條時間軸

倒生進化順序

於是我們都退化為單細胞生物

甚麼都不懂,你們的樂趣

被一併擴散出去

滲透進來的都以電磁波傳送

新生代的天空架起

交錯的電線

急遽來回交換物質

 

是的,你們不願接受

你們偏好自己擔任接收器

隨著外在環境變溫

心的波動由星星太陽月亮指揮;

恆溫的我們對你們來說

是恆冷。你們悲我們

躲在自己的毛皮中

跳蚤在黑暗裡咀嚼癢意

我們自組妄想症的國度

 

兩個時代從此相互拉鋸

碳十四兀自放射衰變

你們不願在大滅絕中就此蒸發

於是成為化石燃料

乘著我們

乘自己片段的夢出發

且不能被輕易地

揮霍。

 

 

入選獎:185 楊又霖

〈邊緣〉

 

中午十二點十九分

來電

不詳(不祥)

 

傍晚

返家

父握著方向盤突然潰堤

後座我們沉默不語

 

清晨

車子往南

駛得特別慢

(應該要有警察攔下:超載)

 

大家都返來了

鐵門外列成一排

或坐或站

我們輪流入內

(套上衣,噴點酒精,有人說)

 

床旁機器沒說些什麼

(呼吸只是留著而已)

兄緊握糙黑的手

一串一串哽咽喃喃

我的口罩下早已積滿

目屎鼻水亂成一團

(時間到了,緊換下一個人來)

 

清晨

車子往北

駛得仍慢

我們各自沉思

卻什麼都沒想

 

 

入選獎:6黃奕鈞

〈已逝之年代〉

歸來吧我們往昔的榮光
今日的釘釘不住昨日的影
此刻的眼容不下已逝的臉

日光牽引為一線,金色大門
背著我們隱蔽,戰敗者的足跡
踩醒我們遺忘的羞恥心

零錢之於零錢,永遠上演的廉價
肥皂劇,用一枚硬幣換取
三公升眼淚、血與鼻涕

畢竟我們不是繆思的孩子
卻擁有足以相稱的昏庸

而我們能做的也只有謀殺與剽竊罷了
是張三或者李四的殘肢在胃囊翻攪
才感到懊悔,或誰無意
嗅到老王慣用的古龍水香
自你口鼻隱隱流瀉

於是我們的狼兒再也不歸來了
而世界也就同死了一般停止運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