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x19全球華文詩獎
關於部落格
青春做為一種詩與生命的信仰
  • 40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8/22 第六屆X19決審會議記錄(四)

◎討論四票得主 A95 (宣讀崎雲的評語:這是我心中的第二名(首獎從缺),從他的詩當中可以看出作者擁有屬於他自己的節奏,無論是在音律之上或者是語意意象的斷接之上,這樣的節奏是恰到好處的。每一首作品都幾乎有做到最基本的「完整」,意象上流轉清新,精確而不繁複,例如:「其實,憐憫之神已經來過 / 我衰弱的判斷力無法連接 / 雨水如何在陽光粼粼的水面上下 / 繼而石縫裡出現一如此謎樣的裂痕」、「坐在我右前方收拾的是你 / 光線躡足繞過空蕩的教室 / 時間不明;只知道那是你一向保持淡默 / 疏離的原因。」或者甚至是< 無題>的第二段:「決定無需撐傘,步出 / 騎樓用趕賦的節奏 / 前行,想想又不必。分心 / 剎那:抬頭瞥見天邊,雲層 / 接觸的邊緣,露出一絲破綻 / 他的眼神穿越數里--目睹 / 一件舊事;彷彿我的複製」運用標點符號來控制節奏,在語意上也有了多個層次,生動而且精準。其他像是< 迢遞>、< 已晚>、< 海潮>等這些作品不僅完整,同時也都有不錯的表現。整體語言清新婉轉,而節奏是很穩的,要選一個有潛力的創作者,我會願意投他一票。) (宣讀李唐: 優點:敍述冷靜,成熟,已經脫離了常見的“長滿了粉刺的詩句”。我承認,當初沒有選入此詩是我的一個失誤。除了個別太過華麗的句子以外,整體效果良好。可以看出詩人的功底。 缺點:我不想多說了,只希望詩人以後繼續磨練詩的技藝,不要浮躁。) 巫時:   如果說他學有所成的話,呈現的比較是楊牧的路線,他用字非常凝鍊,字斟字酌,其明白如何鋪陳細微、細緻的部份,可以自己的眼光賦予周遭的小事物、小地方,看似未帶那麼多的情感,卻慢慢讓環境一點一點沾染情緒。詩的步調緩慢,讀者必須一步一步慢慢進入他的境界,這樣的境界以青少年而言已經非常難得。有些句子錘鍊到還滿高難度,如「他模擬晨光躡足」是一般小朋友寫不太出來的句子,但會覺得是否過度錘鍊句子。   他在這十首詩的鋪排感覺是從好到弱的,如第一首〈迢遞〉便是很好的詩。他的鋪陳典雅,擅長傳達出幽微情緒。「隱約又到了季節的盡頭/落葉已開始堆積,記憶中/越來越多顏色褪落/才轉過一個下午/時間便帶走邊框,斑駁如/侵蝕過後的疏離」詩中的時間感一點一點剝離,而感知到卻是突然的。此詩的末二句「時間在走,看明年會流到哪裡」我覺得有把整首詩的高度提昇起來,他的鋪排可以將季節寫得很精緻,但有時可能略顯冗長,但到最後的領悟是比較深刻的。他的他的心拿出來洗滌,而毅然不放回去了。他讓他的心隨著時間之流,並不是隨波逐流,而是讓他的心在時間之流中靜觀改變,看會洗滌到什麼樣貌,而不是單純的「放水流」,有很值得思索的部份。   但他有些詩要給的道理就不是很深刻,如〈依附〉:「抓不住經過時低彎的芒草/火災裡將毀滅的所有/包括一生也無法實現的愛」這裡的東西反而比較空泛了。又如〈我們的回憶屬於真實〉要講的道理是比較普通,或是到了結尾太過直接。 另外像是〈已晚〉:「都如早晨的露水醒來才為錯過月光而後悔」這句沒有像前面那麼精練,反而稍微講得直接了一些。我認為作者習慣設計一首詩將詩行的目的指向最後要傳達的意義,而前面這些文字就好像過場文字,只是他把他雕琢的比較精美。而有些思想仍是比較相近的,像是〈生活二〉:「時間彷彿/彷彿時間在遠處/雲層間折射著光線/不明地明滅」、〈無題〉。透過觀察自然界、生活瑣事,而獲得的一點點感悟、哀傷,但傳達的東西是很像的,看了很多首,就好像看了一首詩一樣。很容易看出他想寫得東西,因刻意雕刻的太精練,反而缺乏歧異性及感染力。這其實和第三屆木櫺被挑出來的原因很像,但木櫺又寫得較他好。我認為他的詩走得很楊牧,但對於他於文學史上能否以他的質量開創出自己的路線,我是抱有懷疑的。但當然有很好的一些篇章,如〈淡默〉這首就是很棒的詩。 羽軒:   就如同巫時講的,讀一首跟讀其他首的感覺是一樣的,我覺得我也有這種感覺。讀一首會覺得:「喔,很好」,可是讀其他首的感覺跟讀其他首是一樣的,感觸只有一種樣態。這名作者擅長用語言營造一種氣氛,但氣氛跟氣勢是不同的,氣勢是足以打中的感覺,但氣氛就僅是「美文」的抒情傳統。就氣氛跟氣勢而言我還是比較喜歡氣勢。 巫時:   我認為作者無法直接探入最核心的部份,只能憑靠一些旁敲側擊營造出一種氛圍,但是這種氛圍其實都滿接近的。就似乎是僅止於「若有所思」而已,我們無法接受更多的感知和更深的共鳴。作者想講其實到最後會發現「就是這樣而已」,不夠深刻,但他透過包裝,文字的高度超越思想本身。隱隱然藉由這些描述、細微的刻寫獲得一些感知,然共鳴性並不足夠。我想起第三屆黃翾擔任評審,他說了一個關於評審的困境。像是超級名模生死鬥的節目,有一集是最後剩下兩個女人,其中一個女人事時尚設計師,每次都穿得非常得宜、穠纖合度,非常符合要求,非常理解趨勢要的是什麼。而另外一個是瘋狂的女人,他的表現非常狂野、自然,有自己的風格,不太管評審要怎樣,照著自己的意志在做。到最後評審猶豫著要選閃閃發光的璞玉,還是選已經被磨鑄到好的寶石,卻無什麼開展的可能,評審總在此二者間拉扯。 皮卡:   我認為他的筆法、文字已經很足夠了,程度很高。95號作品會有那麼一點點像黃翾,從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東西,性質相似,然黃翾的書寫相較之下是比較精準、比較好的。95的問題在於在寫一些描寫的課題不夠精確,而是用比較溫和的字眼環繞所想寫的核心。我們仍不能忽略他的優點,如〈淡默〉一詩的結尾就寫得非常好,便是我讀95號作品印象最深刻的部份,詩的收尾與餘韻做得很好。然就我而言並不喜愛第二段,讓人感覺有些多餘。然整體的詩有做出一種很棒的氣氛,使用簡單的字構築不錯的氛圍是這名作者擅長的部份。   我認為他有繼承一些前輩詩人的作法、筆法,如楊牧、楊佳嫻等。他的意象如〈已晚〉使用的午後大雨、大原野上、雷電降臨,會讓我想起楊牧,有種繼承的味道。他沿承了前人的作品,卻無法開創出更新更好的路。因為我們看前幾屆的首獎,這些都做的滿不錯的。   我需要強調一點,我認為這95號已經是這次參賽作品內,素質與各方面條件已經是最好的狀態。或許他沒有到首獎的高度,但或許我們可以換個方式給予獎勵。 A136 (宣讀崎雲的評語:這組估計應是對岸創作者的作品,整體布局穩當,各方面都沒有甚麼大的缺失與敗點,唯一不足的就是有些意象過於流俗而新意不足,但語言是乾淨的,我最喜愛< 歸鳥的翅膀>這一首,很穩當而且能夠充分的展現出作者所要表現的,也能夠輕易的將讀者帶入其中,另外像是「我時常在曠野裏虛構一棵樹 / 僅僅是出于一個小小的私心 / 其實它與我一樣已經習慣了寂寞 / 我總是為虛幻添枝加葉 / 讓真實的事物背離原形」< 清掃曠野和落葉的影子>,閱讀這位作者的作品,我覺得這是為對於創作「有意識」的作者,我所謂的「有意識」,指的是他知道他要表達的是甚麼,他知道他為何要選用這些意象來建構他的詩中宇宙的原因,讀他的作品會讓我感受到這位作品的意象使用,不若其他作者一般會讓人感覺到突兀,是他能夠掌握而不是偶然得來的。) (宣讀李唐評語:語言十分精練與飽滿,這在整個參賽作品中也是少見的。可以看出作者絕對不是一個初學者,而是有一定功力的“老手”了。作品立意深刻,讀後讓人回味的句子太多了,這裏就不一一摘錄。可以說這是我見到的此次參賽作品中整體最好的一組作品。) 缺點:沒有什麼硬傷,只是希望詩人以後能夠把節奏稍微放慢些,留一些讀者思考的餘地。 皮卡:作者掌握了詩創作的重點,使用乾淨、不堆疊艱難語彙,想表達的東西其實都還滿簡單的。他的描寫還算拿捏恰當,例如她的譬喻、句法,感受不到刻意之處,較為自然簡單,高度雖沒有極好,然作品素質整齊。其取材清新,純真,有些意象還滿有趣的,像是〈讓一條河穿過自己的身體〉:「裹在厚厚的衣服裏過自己的冬天/讓一條河穿過自己的身體/然後結冰/然後破碎」無論是畫面感或者節奏方面都還滿成熟,如李唐言此作必非新手,所要表達的哲理有但非完整充足。 羽軒:我看這位作者的作品時,會試著跟167比較,因為這兩位作者都還滿喜歡使用自然意象,用了很多如草尖、年輪、睡蓮、花等意象。但個人較喜歡167的使用自然意象。 巫時:我原來未選,但後來再看覺得可以選入,可能是當時讀得不夠仔細。作者能夠在常常使用的既有意象中,找出比較自我的感觸。並不照著凡俗大家所認定的意象該造著什麼走,而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也滿喜歡〈讓一條河穿過自己的身體〉,強調是「自己」的冬天,在「自己」內裡流動。不能只說其自我意識很強,而是如:「融化後是更多的我」其實是有一種與世隔絕,讓何在自己內裡流動,但偶然會突然有些感觸,使心中的冰融化。脫離了原來禁錮的狀態,而釋放出更多的可能性:「結冰、破碎」。其連接很自然,是最沒有鑿痕的,他讓我想到星光的徐佳瑩(笑)。沒有刻意使用假音等技巧,卻可以感受到深度確實存在。隱含這些自然現象的轉換,覺得可以領略出一些細節,比95號強的地方是可以表達出更精準的東西,較能觸及內心,在定格中有更多的思索。相較之下95號感覺鑿痕是有點多的,較為刻意,因為他最後要講得東西是很簡單的,如時光流逝的懊悔,前面所有的精緻鋪陳只是為了最後的這樣的心情,會讓人覺得冗長。 皮卡:我想補充一下,我覺得可以跟一開始讀到的童詩作比較,我覺得兩者的性質是滿類似的。因為他們都是用一些簡單的意象連結,然136號顯然比較成功,講得都是很簡單的東西,較無刻意經營。如〈清掃曠野和落葉的影子〉:「我終于知道巫婆為什麽總是騎著掃把/因為太多僞裝的善良已把世界/踐踏得淩亂不堪//清掃曠野和落葉的影子/我也要回到原初和本真/這一過程/我一直保持著清醒。」表答出自我的「創作理念」,其作品也確實是這個樣子。雖然沒有太亮的地方,然整體不錯。如〈星光在我的唇上破碎〉這首詩還滿普通的,如果單獨評這首詩會覺得「還好」,然放在一起看就能讀出她的興味來了。 巫時:確實,他的創作的確有想要反璞歸真,但這裡說:「我也要回到原初和本真」講得有些太直接了。可以試著參考顧城的方式,不是說要那麼童話式,可以再含蓄一些。 A183 (宣讀崎雲的評語:從作品當中可以發現他的意象使用也是有意識的挑選與架構,語言使用上同樣沒有甚麼大的問題,結尾的部分除了〈妳住的海洋裡〉這首之外,其他作品並不理想,許多首的開頭都不錯,但因為結尾的關係總有些虎頭蛇尾之感,殊為可惜,此外,在意象的連接性上掌握的也算得宜,這也是我選這一作者的另一個主要原因。) (宣讀李唐的評語:總體還不錯。喜歡「秋日微傾的下午還是一樣微傾的秋日下午」,缺點是語言有時沒有節制。) 皮卡:   〈妳住的海洋里〉這首詩他想要講海,他主要運用的意象如「公園」、「石椅」很像是一種小型的社區,然後用海洋的意象套進去。我覺得這首詩有一點失誤,尾段沒有寫得很好,「宛若妳的潮水∕拍打∕而我未曾接住」雖然我寫詩也愛用海洋意象,但此處可以用別的方法寫得更好。選擇這位作者並不是因為他的高度很高,而是認為其可能性滿好的。他並沒有一個很既定的筆法,尚未把風格完全塑造起來,但他已經有一定的程度了。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香蕉箋〉這一首,因為我不知道他在寫什麼鬼東西。但我覺得有趣的是這首詩除了第一個和最後一個,中間很像是籤詩的東西。   我自己比較喜歡的是〈島〉之後的,從這裡開始每一首都有一種固定的「完成度」,感覺前面的比較不行。從這裡以後,我已經覺得很不錯了,但有一個共同的問題是,比較缺乏那種「亮眼」的地方,可以讓評審們看到。雖然整體性已經很高,但是,摘不出一段最喜歡的句子。〈島〉這首結尾還不錯,但這樣的結尾還是太浮濫了。好的地方可能還是挑得出來,像是〈寂寞的時候就寫信〉:「想要用更柔軟的語氣∕告訴妳:雨下得不停∕打開烘衣機∕就會有溫暖的夏季。」我覺得就算他的氣氛營造的不錯,但是卻無法讓我挑出很亮很亮的句子。我覺得這名作者的問題在於這裡,但是整體來說也都不錯,我覺得跟我們前面兩個選出來的四票的都很像,也就是說,票數比較重疊的,都會有這個狀況,就是大家的完成度都很高了,也都個別還不錯,但我覺得摘不出好的句子,就有點……(沉思)。   還有他的意象滿多是比較偏自然的,像是海、船、雲朵等,或是剛剛說得海洋、中央山脈、還有蟲,作者的取材還不錯,可以從生活中觀察出比較不被人在意的東西,但問題就在於我剛剛講的部份。 羽軒:   我覺得還是可以摘出佳句,我還滿喜歡〈孤獨〉裡面寫:「我願意穿戴墨鏡、紅色短褲/交叉著手坐在高高的瞭台上/看著過往的自己溺水」我覺得這裡就寫得還不錯。還有像是〈妳住的海洋里〉:「朗讀不同眼睛的夜/交換著掌紋卻誤以為/能夠卜算彼此/下一支籤」我覺得寫得很好。(皮卡:掌紋我本來想講,但同樣的意象已經看過,就比較不會想要提了。)可能與崎雲抱持同樣的觀點,我覺得〈海洋里〉結尾結的很好,有呼應到海洋的東西。因為沒有接住過,所以是比較哀傷、哀愁的一首抒情詩。 巫時:   我也滿喜歡〈妳住的海洋里〉的,像是「撐起一把夏日的陽傘,以妳細小的枝」的部份也很有意思,用人的四肢對應陽傘的枝。不過,這個結尾還不錯,但是可能已經比較老套。(皮卡:我是覺得可以再寫得更好一點)海潮的意象,已經有許多人用過。但是像皮卡剛剛說的:「鷗鳥的眼淚∕將要落向何方∕成為一座座∕無有憂愁∕不再落雨的島」我覺得我還算喜歡這個結尾,我會將它解讀為這個眼淚可能有某種它自身的一種「完足性」,就是這個眼淚雖然在哀愁上,然如詩中所言變成「無有憂愁∕不再落雨的島」可能回歸到初始水的本質,落入海面。我覺得我可以觀察到不只是憂傷的落下眼淚,我覺得可以讀到不同的東西,雖然不是那麼明顯。   我也很喜歡〈寂寞的時候就寫信〉,「柔軟的語氣」會讓我想到熊寶貝衣物柔軟精(笑),這裡用的還滿可愛的。「雨下得不停∕打開烘衣機∕就會有溫暖的夏季」這些東西會讓我覺得是比較沒有鑿痕的,是自然的而深入的。   還有像〈成長〉還算不錯。當中祖母突然仰身,應該是倒下去,快要過世的,但他憑藉祖母給予他的印象,寫出「像是祖母額上∕覆雪的經緯∕透白的錨」,我覺得這種譬喻都很有意思,與船是有連接的。我覺得他整個意象的精準度和連接都有達到。最後「錨收起、而歌聲明亮∕那才是我∕離開的理由」我覺得這樣的串連是完整而有巧思的,也不會讓人乍看之下那麼有設計感,但是仔細讀會發現會發現他其實真的有所鋪排,不會讓你明顯看見什麼跟什麼串在一起。(皮卡:但我認為他比較沒有留下空間讓你去迴盪,他的作品幾乎到了最後都寫死了,就沒了)的確,最後他把他所想的東西寫出來了,像是〈孤獨〉最後:「像一首已然成熟的詩發臭∕而長出枝枒」就講出來了。(皮卡:我覺得講出來未嘗不好,但需要更多迴盪)對,最重要的是講出來後有沒有那個餘韻,或其他和另外一個層次的領悟、感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