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x19全球華文詩獎
關於部落格
青春做為一種詩與生命的信仰
  • 40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8/22 第六屆X19決審會議記錄(三)

◎討論兩票的作品 A012 (宣讀崎雲的評語: 相較其他作品,這一組作品的語言使用是比較成熟的,所謂的「成熟」,也是與其他作品比較得來,他當然有一些不錯的意象與句子,像是:「他穿著平常的休閒服卻一本正經/我只好將它解釋成一種阻止,並試著理解/也許是因為有人說我的不滿像不成熟的愛情/不斷地變更對象。」但這首《那天他說,請冷靜下來》 長達81行,用了這麼長的行數,但卻沒有達到應該要有的效果,反而使得焦點散亂,結尾收束之後,沒有呈現出一個完整、堅實的主旨概念。除了《影子的三種特性》、《交通號誌》稍有創意之外,其餘作品落於窠套,並無特殊之處。) 巫時:   我覺得他的第一首最好。雖然崎雲也點出很多缺點,但我想也不算沒有達到應有的效果。我覺得他跟他頭上的安全帽的辯證,安全帽可能是表示他的腦子,他的腦子想要堅持正義、呼口號,但總是會有一個自動的聲音傳出來說:請冷靜下來。他不斷寫到這個看似從腦中自動傳出的聲音,可能是一種被要求理智的這個過程,表示他自己在成長的過程(社會化)中有思考到一些事。我聽王德威的演講,他說有時候「堅持正義」態度本身也是一種激情或是抒情,已經不是那麼的理性。我想這個作者有稍稍觸及到這方面的思索。   A012影子的三種特性這裡的思考還算蠻有水準。後面A012四種顏色、A012交通號誌表現的不是很好,比較多空泛的陳述。A012若我死去那一首也不錯,像是第七段「臉便緊縮成你不認識的模樣/便再次死去/再次死去」,他有意識到真正的死亡是他在人們的記憶中徹底消逝,當他被遺忘的時候才是最終消失的世界上。好像寫作的人會有這一層「為身後立名」的思考。   我覺得這個作者還算有一些亮點。只是整體作品的質不是很齊。 皮卡:   第一首讓我想到年輕詩人羅毓嘉的筆法,但是比起後面的詩,程度卻差很多。只有一首比較好的話,這也要列入再挑選進決審的考量。 羽軒:   我覺得如果是羅毓嘉的話可以再操作更多意象。    巫時:   我覺得如果他能使用有限意象來引發更深刻的思索,也沒有比較差。「我無法將這句肢解,它太完整……/主語是我,做為祈使句時省略/帶有命令意味,儘管他口氣溫順/述語是冷靜,有轉品修辭/卻沒有刻意修飾/於是我無法分析,它太簡單……」我覺得他在這裡有思考「為什麼要冷靜」這件事,也有想出一些東西。 A018 (李唐評語: 優點:確實是詩的語言,緊湊而有張力。並且有的詩句確實讓人眼前一亮,比如“廣場,與自由無關”等。 缺點:使用的意象繁雜,顯得華而不實。如“我打傘/欲撐起傾瀉的銀河”等句,這樣的句子有很多,反而取締了詩歌的內在力量,而流於表面。) 皮卡:   他可以從生活的枝微末節的地方觀察到一些有趣的細節,題材語言的選擇也還不錯,偶爾也會有些創意(例如:「蘑菇正打包旅行」)。運用語言的策略上也有自己的風格,不會一味的跟著別人走。A018絕版雖然這一首的最末段有點夏宇(巫時:我並不覺得很夏宇……),整首詩都還算完整。(比起A012那天他說,請冷靜下來,這個作者的絕版算是比較精鍊、精準)A018逆有些句法的鋪陳也很不錯。三首詩的風格都還蠻亮眼。 巫時:   我幾乎是為了第三首而選他的(相較而言,第一首在意象使用上比較拼湊混亂),A018絕版這一首裡的「你」可能是他所崇敬的已故詩人,「我打傘/欲撐起傾瀉的銀河」雖然雨跟銀河也不是很特別的聯結,但是有營造出詩的氛圍(發光)。「而你將永遠永遠地擱淺/在我們的江湖」這裡使用「江湖」這個詞很有意思(自出機杼),在中國文化語境裡有別的意思(俠客闖蕩江湖),可能翻譯成西方語言就無法看出「江湖」的文化特殊意涵。「微凸的小腹是你/夢的盆地」藉由小腹與盆地的矛盾,傳達出夢境與現實的對照。這首詩好像是在寫,有時創作者面對著古代寫作者,會感到焦慮(害怕自己寫的東西是不是被寫過),但他說「很多時候其實我/並不感覺冷」,他感覺自己在這個既定體系、脈絡底下有一種安全感(在那個裡面模仿、學習、複印的過程),與前面的人有相似之處並不全然是壞事(要成為經典必須具備某些特質,剛好具備的特質有時候是相似的,而這並不全然是壞事),我覺得他體會到的這個觀點很不錯。精練度也算是成熟的。 羽軒:   A018陰謀整首詩意思一直在分岔,許多中途提到的東西沒有再出現(做一個總結)。喜歡A018絕版。 巫時:   讀A018逆的時候會覺得作者用他的意象有他的感覺結構,但在傳達方面還是會有一些疑問(不太精準)。但A018絕版很好進入、容易讓人產生共鳴。 A100 (李唐評語:優點:語言生動活潑,可以體現年輕一代的思想。 缺點:有些意象使用不當,整體還稍顯稚嫩。) 巫時:   技巧有一定成熟度,但意象沒有特別出色的地方,例如:「夢離開夢 光刺痛光/淚水稀釋海水/戰火吞噬燈火」,大部分還是停留在表層的moral。   A100慈母——致Y這一首還蠻有意思。後面的「手中的剪刀把信紙和嘴唇/都剪開,跟那些未竟的吻一樣/宛如蛇莓,或者含羞/只是蜷縮成一根針」以及前面的「捏著一團汗顏的細線/把你縫於像在偷窺的視野」有意象的貫穿。但這一首也還是有點抓不到核心,有點散亂、岔出去。   我覺得A100浴室還蠻普通。 皮卡:   我覺得他會使用比較不一樣的語言,例如:你們看著新生代的我們/我們這些哺乳類/你們總是嘆息我們很Blue;/一見我們的蹤跡,便拋出膠卷/想把我們拉進黑白片中/參與恐龍與蕨類的喜劇演出」、「兩個時代從此相互拉鋸/碳十四兀自放射衰變」沒有太大缺陷,有可看性。   喜歡A100浴室跟A100慈母——致Y這兩首。浴室短短的,但是裡面的描述都還不錯(巫時:我有點不太懂他結尾說「無鹽的雨」是什麼意思?皮卡:我也不懂……但是我覺得很美。)我覺得整首詩有一種神聖、潔淨的感覺,也許他不單是講浴室,也講洗淨的過程。我自己寫詩有時候可能也只是想寫某種抽象的概念、感覺。這首詩的元素都弄得還算不錯。   A100慈母——致Y整首詩沒有很亮,但是結尾很棒,「角落佇一個空衣櫥,門靜靜半掩」有點留白的感覺(讓人思考),很有餘韻,有味道。各個段落之間也有經營,整首詩前面的敘述很多,而到第三段寫出「而你嬉鬧地,乘著我木質的斷膀/就往背影最冷最皺的方向飛去了」,我一讀到「背影最冷最皺的方向」就知道他有詩的質地。我最重視的就是詩的結尾。 巫時:   我不覺得他的結尾有那麼好欸。(皮卡:我知道,這是個人的……)他從「一根針 」接到「櫥櫃」,我覺得沒有必要在「針」的地方收束。有沒有更能呼應、承接前面的東西…… 皮卡:   我讀來是覺得末兩段有點跳躍,但是在我腦海中可以感覺到那個攝影鏡頭這樣「唰!」移到另外一邊……我覺得他是留下空白給我們去思考。 羽軒:   我喜歡A100慈母——致Y。我很喜歡空衣櫥啊!就是攝影鏡頭移動的時候,意象就跑出來了。 皮卡:   我覺得找不到明顯的錯誤去挑。三首詩的素質很平均。 巫時:   我覺得A100我們所交錯而過的很平凡、普通,沒什麼亮點。 皮卡:   我覺得這個人的寫作策略比較像是在寫一個概念。因為我自己寫詩也是這樣,所以我比較能共鳴、理解。也許A100我們所交錯而過的沒有什麼亮點…… 巫時:   他給你一種很曖昧不明的感覺。如果傳達的不好,就會有一種跳接、混亂、模糊的感覺。 皮卡:   「關於我們,如何/像穿梭自遠方的纖維/交錯經緯成地圖/隨之尋覓的腳印又如/花瓣四散,重新/找回各自命定的土壤」其實我覺得他這邊有扣緊他的核心的,我認同你(巫時),他可能有一點點失誤。他的寫作策略是想要寫某種感覺,但他的寫法是發散在外圍四周的。想扣卻沒有緊緊扣到,所以就發散出去了。 巫時:   他的表達還是有點混沌不明的。 皮卡:   我覺得他還不差。 A110 (李唐評語:有些詩寫的還是太隨意了些,顯得生硬。) 皮卡:   還蠻有趣的。我覺得他所嘗試、玩弄的某種形式,有他好的地方。   A110上課是天天的事最後一段有他特別的地方。   我覺得A110手機簡訊裡的辯論裡面那個方塊就還蠻手機的。    巫時:   那個方塊要怎麼讀啊? 羽軒:   我有讀到方塊的第一個縱行是:「你我都是不同的延續但回歸相同的終點」。 皮卡:   我覺得這個作者使用的一些形式,有一些「有趣」的東西可以提出來講。但不能說是高明。例如:「閉嘴/( 誓言像是眼睛閉上後,電視出現了雜訊 )」這個就還蠻有畫面感的。   不光是玩弄形式而已,他有他想要表達的東西。   我當時被吸引到的是有票這一首,強的地方在於他的畫面轉動和光、顏色的掌握,技法很成熟、也還蠻有趣。寫法也有點曖昧,但可以讀到一些技巧。最後一首詩A110總想寫一封信給自己不佳。 巫時:   其實我也喜歡有票那一首。「魚簍」這個詞好像可以看到光透到洞裡……他好像處於有點窘迫的情況,像是坐進「魚簍」當中(被捕獲)。他確實有一種內在結構可以被感知,可以理解他的比喻,儘管有點跳接。(皮卡:我喜歡「好熱」,不覺得很神來一筆嗎?巫時:嗯……我覺得還好。)我喜歡最後一首A110總想寫一封信給自己「那些優柔寡斷的字」,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形容,紙是柔性的,可是又優柔寡斷…… 皮卡:   在這裡可以讀到他處理文字的質地上有些不規則的特點。 巫時:   這是他比較自出機杼的部分,覺得他的形容很有意思。但失誤的部分是第一段提到的扭蛋真的跟後面毫無交集。(皮卡:我也覺得第一段不好。)A110手機簡訊裡的辯論這一首裡面,很有趣的是,每兩字都可以形成一個詞。但我覺得他還是玩形式比較多,我沒有感受到太深刻的東西。「電視出現了雜訊」那個還不錯,不過他必然要指涉那個誓言嗎?誓言可以代換成別的詞嗎?我覺得他講得不夠清楚。 皮卡:   我覺得這個是男女之間(一對戀人)在傳愛情簡訊。我覺得整個來看他的完整性蠻高的,不只是單純玩弄形式。 巫時:   但我覺得精準度沒有那麼高。不特別認為這句話是指涉誓言。誓言如果是可以被替換的,這句話就有被質疑的可能。 皮卡:   我覺得他的畫面性還不錯,雖然可能沒那麼好,但可以拿出來討論。 羽軒:   我覺得A110手機簡訊裡的辯論這首詩裡的上下兩句(「信念」跟「誓言」)與中間大方塊「你我都是不同的延續但回歸相同的終點」,段落之間的關係、想傳達出的意思很不明。 皮卡:   我覺得他是想傳達簡單的意思,但用比較有巧思的方式寫出來。 羽軒:   A110有票的倒數兩句「我像是坐進了魚簍/藤編是光」還不錯,是佳句。 A182 (李唐評語: 優點:語言比較成熟。有我喜歡的句子,比如“時移事遷的感傷可消得你一杯咖啡之間” 缺點:沒有什麼大傷,但就是“好的很平庸”。最後一首有嘩眾取寵之嫌。) 巫時:   A182在時間允許的範圍內,我覺得這一首的標題實在是下的非常好。第一段、第二段的每一句首字跟末字都是時、間,他運用這個來玩文字遊戲。有些時間空間的轉換,還有一些關於感情的故事。還蠻有意思的。最後扣合時光機的房間。我也蠻喜歡第二首跑步的影子,我喜歡最後幾句,是佳句。我非常喜歡A182南下的火車上阿芬她一言不發地對著窗外流淚,這個圖像的表達很有意思,從來沒想過「受精」和「愛情」兩個字原來這麼像……受是沒有心的愛。我覺得如果用很長的文字鋪排表達可能都達不到這種圖像的感覺。A182夜市人生很有趣,可是我看不太懂。本來每一排都是單色的,但後來不同顏色的球跑到不一樣的地方去……看不太懂。 皮卡:   A182在時間允許的範圍內,這首詩的問題在於想要湊在時、間之間,可能會偶有失誤。像是「時來你也不再去到那酒吧間」是不是有點不順……(巫時、羽軒:是臺語。皮卡:如果是台語,那我就要給他加分。)整體來看這首詩沒有到很好也沒有到很差,水準有到一個標準。(巫時:我覺得他的詩題是所有投稿者裡最亮眼的)我覺得跑步的影子這首詩的畫面感很強烈。但A182耳朵與鉛筆這一首有點太疊加一些東西,是比較可惜的一首詩。A182南下的火車上阿芬她一言不發地對著窗外流淚,這首詩真的很厲害,很有創意,令人驚艷。標題很有戲,可以自己補完所有的劇情。就跟剛剛巫時說的一樣,一樣的意思用四個字加一個等號比起寫了一百行,強度加強了很多。A182夜市人生這一首我覺得他有點在隱喻,搭配夜市這個主題的話,會不會是在指涉人在社會階層的不流動性。 羽軒:   A182在時間允許的範圍內,我覺得他是以限制性的寫作方式陳述一些事情,有一些變化、隱藏的故事。 A189 (李唐評語:這組本來我曾想選入,但又覺得似乎差那麼一點點,也就是差一些獨特的東西,“好的很平庸”。) 巫時:   他的視角比較特別,雖然是背德的角度去切入,但揭露了人性真實面。我覺得他在A189寓言這首詩寫到的「腐敗而守規的神怪」,就是他寫作的精神,他想傳達人們腐敗而守規的現象。他的諷刺性蠻強,但是我覺得他有時候還是把那些moral都說出來了。 皮卡:   我覺得他在繼承夏宇的過程當中有做一些改變、有一些創發(雖然不能說那些改變是不是比較好的)。如果是愛好夏宇的讀者,就能看得出來他有夏宇的影子。「月圓之夜/長毛狼嚎式的哲人們/想必將深深對此/感到無比歡愉。」他的諷刺性很強。但他的敘述性太強,沒有一些額外的東西可以討論。 羽軒:   我覺得他比較偏向於劇情、敘事性的語法。意象很驚人,但前後呼應不足。 皮卡:   第一首有一個蠻明顯的失誤,每一段的開頭都是連接詞(於是、如果)。 ◎討論三票得主 A109 (李唐評語: 優點:思想深刻,敍述沉穩。 缺點:有些語言過於“大”了,畢竟詩人年紀並不大,很多如哲理般的句子使人無法信服。) 巫時:   A109而來這首組詩,說理性還是太強,太急著要把moral說出來,鋪陳做的不佳(並且段落之間的聯繫感不足)。A109對峙我覺得是寫的還可以。我覺得他用的意象沒有什麼新意,但有一定程度的寫作技巧。 皮卡:   中規中矩,水準上還蠻整齊。有在標準之上,在全部參賽者裡完整度、質算高。「你給予的寂寞只是偶然/我來不及收回」這樣歌詞堆砌性的句子,在他可能具有的質的前提下已經算是失誤。我比較喜歡的是A109無所,雖然比較像是散文格式,但是拆開來像詩也不好,他現在這個狀態是剛剛好。 羽軒:   我覺得他的意思有點岔開。 皮卡:   也有偶出的佳句:「那些迷離而纏綿的短暫記事/在我身後落了一地的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