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x19全球華文詩獎
關於部落格
青春做為一種詩與生命的信仰
  • 40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8/22 第六屆X19決審會議記錄(二)

◎討論一票的作品 A001 (宣讀李唐的評語: 推薦理由:語言生動、活潑、流暢,富有情趣和想像力。沒有大而無當的語言,樸素之中可以看見作者那顆童心。我喜歡的就是這種清新的感覺。比如“百畝葵園就是一個淘氣鬼/它一年四季都在玩魔方”“圓潤的葉片翠綠的肌膚/多像太陽公公扔下的翡翠盤/我真盼它旋轉成一頂頂太陽帽” 缺點:童心有餘,但此組詩仍顯得有些平庸,並沒有讓人真正記住的篇什。總體來說只能算是水準一般的童話詩。) 巫時:   我本來也有考慮過A001,我覺得她確實知道如何寫童詩,她的詩是有點動感和節奏在,或是有童趣、動感的譬喻,不只是單純運用技巧,還有童心的表現。(例如:A001小塘荷影「多像太陽公公扔下的翡翠盤、多像神話中飛翔的寶蓮燈」、A001吃雪糕的感覺「你說它們能跑到哪兒去呢」、A001百畝葵園的印象「比如春天發些芽兒/比如夏天吐些葉兒)他的優點之一是會在詩篇的末尾切換視角,(例如:A001百畝葵園的印象「可是鳥兒喜歡這兒/它一年四季都向遊客不停地嘮叨/多好的葵園啊一天一個模樣」)可能我們覺得秋冬是凋零、沒有生機的時刻,但對於鳥而來說每一天都很好,他有轉換另外一種觀點(鳥兒的觀點)。在切換視角的手法當中寫得最好的是A001打籃球的學問,我想這一首已經不一定算是童詩了,這種物我交感的寫法,有些句子讓人反而覺得物比我還有人性。(例如:「球兒不厭其煩地彈回來/讓懶散的我不知所措/似乎是球兒一直在投我」)另外還有一些表現像是哲學層次的書寫,(例如:「我看著闊別一年的球兒/比看到隔夜的太陽還陌生」)   以其他詩篇來說,技巧性較不足,意象之間沒有什麼連貫性,沒有太獨特的敘述方式,是制式化、平庸的童詩。但他的眼光是有放大的,我稱之為「宇宙視野的推擴」(譬喻使用「飛碟」,最後一首也把球和太陽做聯結),這些地方算是比較特有的表現。但整體而言還是沒有達到這個獎的水準。 皮卡:   剛剛好我上學期有修過兒童文學這一堂課。(笑)假使現在是童詩的比賽,這個作者其實還不錯,我覺得這個作者在童詩的技巧上都掌握得非常好。不過我們現在不是童詩的比賽。   他作品裡還是有點失誤的地方,A001小塘荷影我覺得這首比較沒有一個正規的起承轉合與收尾,他只是簡單的排比(什麼像什麼、我真盼他),完整性不高。其實這種特點不光是這首詩,在他所有作品裡都有一點這樣的狀態。   我認為他的作品是還不錯的童詩,但如果以X19詩獎來說,他的作品是無法選進的。如果以創發性或其他觀點來看的話,我其實也有考慮過他。但以嚴謹的詩體來說的話,還是需要再精練一點。 巫時:   談到失誤的部分,我覺得A001手影的故事不必然要取這個名字,題目跟內容之間有點斷裂。 羽軒:   我覺得以他的作品是個童詩來說,意象方面太過集中於某些東西(雲、花、太陽),不知他是否確實是在生活之中自然寫出有自己感懷的詩。 巫時:   我覺得這是不盡然的,是有危險的推測。 (評審與場外來賓展開關於童詩的討論) A006 巫時:   其實我不堅持他可以得什麼獎,但他確實有不錯的地方。   譬如A006已逝之年代裡寫的「戰敗者的足跡/踩醒我們遺忘的羞恥心」,我覺得處理的還算不錯。足跡與羞恥心有一種實虛、虛實交錯的感覺,一方面心是虛的卻又可以被踩醒,虛實的轉換、可以擬虛為實的感覺是有傳達出來的。「畢竟我們不是繆思的孩子/卻擁有足以相稱的昏庸」雖然是直接把哲理說出來,但寫得還算不錯的。   A006至時下午四點半這是相當有趣的長詩,但相對的文筆不夠凝練,有些陳述句太多像是流水帳。但他對於色彩的運用與思索也蠻有意思。「你似乎過於強調紫色/而忽略其他兩色的意義」我們會用某些特點來記住某些人,但是對於他本人來說可能並不是如此,只是反映你心裡重視的是什麼你就看到了什麼樣的東西。我覺得他有傳達出這個道理來。「…,你忽然想起了那件外套上的藍與白/…你看見P從遠方朝你涉水而」這個「藍與白」與「水」的聯結算是做得不錯,他發現那些色彩開展出的各種意像,只是取決於自己的感覺模式。我覺得青少年可以做這種思索算是不錯的。   A006不可直述其名「他無法被記述,同樣地,也無法被祭祀。」對於「記述」與「祭祀」的聯結很有趣(臺灣國語的音的聯結?),有人想到寫詩是把語言文字更加神聖化的儀式。他有自己發展出的一些有趣的idea、特有的小點子,雖然還不到創見。這些吉光片羽比較可以提出來講,他的有些情詩就比較一般,沒有用他的特有觀點。 皮卡:   我沒有選的原因是因為有人一定會選(笑)。   A006已逝之年代我覺得這一首還可以寫得更好,「日光牽引為一線,金色大門」我覺得可以用這個地方穿插整首詩的顏色意象。我比較欣賞的是他對於顏色的運用與畫面的移動,像是A006至時下午四點半這首詩顏色轉換的部分。雖然這首詩長,但是他蠻勇敢的,做出了有實驗性的創作。有點偏向散文詩,寫了很多細碎的想像,但我覺得是他選擇的表達方式,有他自己的用意,例如上學經過植物園看到水牛在安全島上。「引擎無力喘息如牛,安全島上有水牛六頭避雨。」 巫時:   我覺得他有意識他寫這個是瑣碎的,他在第二段寫到「(在你詞窮而不知道自己得寫出什麼時/你才會注意如此的細節並寫進詩中,寫得儘可能鉅細靡遺/有時居然占走版面的四分之三或者以上」但我覺得他可以不必要用瑣碎來表達瑣碎,可以用更高明的方式來表達,用瑣碎來表達瑣碎不符合詩在精準方面的要求。 皮卡:   巫時覺得他還是有點失誤(笑) 羽軒:   我覺得他是標準的抱怨文青類型。他會把一些自己想抱怨、已過去的事情用類似儀式的方式來表達,像是A006捕鼠人這一首「很久很久以後,你在蛛網的窺伺下醒來」再接到第二段的「你當然是不相信這些的」,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也可以歸納出幫助儀式進行的物品:藥或謠言、國歌、國旗。我覺得他自己可以用一種方式來解釋自己的抱怨算是還蠻厲害的。 皮卡: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好像高中的文青「找不到出口」的感覺。 巫時:   我覺得他的情感表達方式可以在收束、含蓄一點,以免破壞詩的美感。他把moral都講出來的話,可讀性、多義性也會降低了。 A029 (宣讀崎雲的評語: 會選這一組的原因是因為大部分的作品整體而言是完整的,其次是語言上比較沒有大問題的。但作者喜歡運用括號的補述來使得語意更加完整,但在這裡卻是一種破壞,並沒有達到這樣做的效果,另外,作者用了許多病徵來構成主要的意象系統,像是「皮癬」、「紅腫」、「瘀青」、「痘子」、「浮腫」、「面皰」、「粉刺」,使得這些意象在詩中顯得尖銳突出,以期達到另外一種新意與指涉,由此可知作者在選用意象時是有意識挑選,但整體來說,這不算是作者的語言特色,很顯然的雖然這些意象很強烈,但對於詩來說並沒有一個很完整的融入與提升,造成意象只是成為一種「工具」,而並非詩的一個自然且必要的部分,而有了刻意造作之感。) 皮卡:   我覺得他用的意像、寫出來的感覺還蠻像崎雲早期的時候,尤其是A029一個夏季末的午後。缺點是這樣形式的作品已經太多了,特別、有發展性的作品較少。我感覺他有在刻意做出某種氛圍,但沒有做的很好。所以我當初沒有選他。 巫時:   他寫的有些地方還蠻刻意的。我覺得他的意像是點到一點點又帶過去了,沒辦法感覺到意象之間的聯結性。如果他要講某些細節的話,應該要處理得更深入一點,否則就流於堆砌了。A029一場偶然的相遇後面使用日常語彙的堆砌,效果就不是很好。例如:「太過肉慾太過血腥/太過虛幻不實。」   A029青春期「一張張劃過面頰的紙裁/留下的凌亂的銳利」 他有理解到青春期剛開始重視外表的意識,可是最後變成一種無意識的動作,陷入同儕之間、時代意識的憂鬱、焦慮當中。我覺得他「銳利」這個形容詞下得很精準。   A029應該是無題的「而我只是仰頭微笑,開始練習/如何隱身於星子之中不被找到」我覺得這個很有趣。他把自己當成月光,別人是星子。他有特殊性,卻想要掩蓋它。雖然是老套的寫法,但他這些思索有用意象表達出來,算是不錯的地方。整體來說,突出的部分還是比較少。 羽軒:   我覺得他用的意像其他參賽者也會用,但他沒有用的比較好。   他比較特別的是A029獸這一首,「思念的青苔」的用法。 巫時:   他用的是大家都想得到的東西。沒有獨特的掌握方式,也沒有開發出新的意像的可能。 皮卡:   很像國文老師教學生寫詩寫出來的樣子,說差也沒有差到那裏去。 A059 (禹含選的詩,但她沒來。評審無法聽取禹含的意見。) 皮卡:   我覺得他還需要再多寫個一兩年。A059泡泡很可愛。 巫時:   我覺得看到比較不成熟。(例如:斷句方面)唯一比較有趣的是A059蠹「於是我明白人何以捨下故事並且/向未知奔馳」我想他是認為漂亮的比喻,可以引起人們探索實際的未知。但我跟他的想法有點出入,我覺得文字又時候寫得太漂亮,實際看到自然物景的時候又不是如此。我想他可以考慮得更深入一點。 皮卡:   可以看得出來他還在很早的階段。 A074 (宣讀李唐的評語: 推薦理由:語言感覺很老練,平淡中給人以享受的美感。可以看出,詩中融入了詩人對生命、對自然的思考。其中我最喜歡的是《稻田》。“秋時 一幅金黃黃的景象/告訴我們 愈飽滿的稻穗/是如何垂的愈低” “冬末 萬籟都將沉澱雀躍的心/卻也隱藏著生命即將誕生的喜悅” “我坐在窗前 年復一年 大地已經說話/告訴我自然是如此奧妙/瞬息萬變” 這樣的句子很奇妙,我真的很喜歡。 缺點:只有三首詩歌,而其他兩首水準一般,使人不禁懷疑詩人的整體水準究竟如何?) 巫時:   我覺得他的作品是文字的鋪排堆砌,感受不到深刻的領悟。直接表露情緒像是說話一樣,但是寫詩不是說話。關於口語詩可以參考顏艾琳的作品。 A085 皮卡:   85號是我選的,但看到都沒有人選……我一開始有講過選詩的一些標準,我覺得這首詩比較有可能性、可塑性。在語言和句法上的運用,也許可看性不足,但空間還滿大的,還是可以選進。好比說組詩最後一段〈對不起〉的幾行,還滿有節奏性,如果念出來的話有特別之處,比起前面的詩辨識度算高。當然還是有失誤,好比說〈情詩〉的第一大段的最後四行「陽光,/如空氣,/你如水,/你如不可或缺。」滿陳腔濫調,但綜觀來說還是滿值得討論,希望能聽聽另外兩位評審的意見。 巫時:   我覺得你講他的好處好像不夠多(笑)。各位參賽者一定要注意錯字,因為詩的字數本來就不多,如果再有錯字會讓人很火大,像〈夢〉這一首至少有三個錯字(列陽應是烈陽、橘的應是橘得、那總應是那種)。我想聽皮卡多講一點他的好處,是因為我不覺得他有太特出的地方。〈對不起〉是一首很有趣的詩,但我覺得這算是玩弄形式,最後還滿有意思的,但我不覺得它有很高的辨識度。前兩首我也覺得寫得並不好,意象比較交雜混亂,感覺不出它的中心組織,跳來跳去的。我覺得皮卡可以多講一點。 皮卡:   我是認為前兩首失誤會比較明顯,但我還是從裡面讀到一種可能性,當然這是一個抽象的詞。(巫:他的什麼地方有可能性?)我先講〈對不起〉,末段的意象可能有些跳躍,但語言的運用是有趣的,好比「紙間的空隙容易畫出血流,/寫劉禹錫的詩還沒半個人懂,/任董在辦公桌前無聊結蛹,/潔詠還是某芭樂劇女主角的名字,/銘字在脖子上說你愛我,/你總有著許多的不便。」可能是玩弄形式的東西,但這是我選他的主要原因,包括像火星人、地球人、環遊宇宙,在材料的運用上是滿有點意思的。我並沒有覺得這首詩很好,但我覺得文字的運用上還滿有可看性。鯨先生指的應該是鯨向海,他有稍微借用了鯨向海的東西,但並沒有偷得很明顯或很多。其實巫時也有一首詩是寫給鯨向海的,這首詩和那一首在某種程度上有一點點的連結,有借用他人的材料來寫自己的東西,至少比前80首都還有誠意,可以拿出來討論。 巫時:   我們會猜鯨先生可能是鯨向海,可是我個人看不出這首詩和鯨向海有什麼關係。 皮卡:   我覺得還是有一點。 巫時:   我覺得太普通了,沒有什麼特色。而且我不知道第二首在說什麼。 巫時:   我覺得他不必然寫給鯨向海,不過如果確認是鯨向海可能分數會更低。 皮卡:   我個人還是覺得跟鯨先生(鯨向海)比較有連結 皮卡:   好比說〈夢〉這首「兄弟般的口吻」、「開始和挺胸走路的旁人互相發射臉皮」,有文字運用上的巧思。可能高度沒有那麼高,但比較有創意(比起前80首) 巫時:   他有一些語氣和意象使用的滿有趣,但要跟〈夢〉做連結就會搞不懂。 皮卡:   我的看法是,如果無法連結,那可能就是他自己的詩。每個人在寫詩都還是有他一些內在的結構,也許私密性比較高我們不懂。我選這首詩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他運用語言的方式,挪用了一些材料,玩一些語言遊戲,我覺得這還是可以拿出來討論的。 巫時:   我還是覺得斷裂感很強,很難感受到他的精髓。 羽軒:   我有發現他的字用得很特別(比如「發射臉皮」),可是我覺得很好笑……所以會覺得很特別,但除了創意之外,背後的意義是否有再……我覺得他有一直在分岔,越岔越遠,搞不好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什麼。 巫時:   我覺得他可能是一種意識流寫法(笑)。 羽軒:   就是文字遊戲式的寫法。 皮卡:   如果是在說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的詩,我並不同意這樣的詩不好。我以前在BBS上看過別人討論,有兩種說法,一種說「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樣的詩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可是我自己就不這麼認為,有時候我甚至沒定開頭就開始寫作,也許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但這可能是有東西的。如果我們一直沒有讀出裡面的意思,那可能是它有自己的內在結構,不應該一味的就說沒有東西或不知道在寫什麼。我的重點還是在運用文字的技巧和選用的字等等,因為我自己在寫詩時還滿注意要選什麼字,讓它更有整體感。我是覺得這首詩沒什麼整體感,但還是有自己的一些內在、特殊的部份。 巫時:   我覺得知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這是無所謂的,因為我們其實也不能知道這點。可是重點是他有沒有辦法讓讀者也有共鳴,如果很多讀者都沒有抓到他的核心的話……因為他是來投稿的,如果是自得其樂那很好,可是當被我們審核的時候,有這麼多跳接讓人無法意會,那就不免要被認為是失誤。不然不管是如何混亂的詩,我們都可以說是不懂他的內在結構,這樣就談不下去了。 A099 (禹含選的詩,但她沒來。評審無法聽取禹含的意見。) 巫時:   我覺得意象有點老套、也沒有聯繫感。A099旅行「讓松針在風中敲打出/時間的聲響」句子寫得還不錯,但這個還是讓我覺得有承襲感,想到胡適寫給徐志摩的詩。雖然表達的東西不一樣,但是也沒什麼新意。「在大大大大的穹蒼下/有一個小小小小的我」讓我想到蓉子的傘。第二首A099wave就還蠻有意思。 皮卡:   (第二屆的入選獎)盛浩偉也用過疊字的效果。但我覺得這個地方還蠻失誤的。不過A099wave「…我/不該生著把硬骨」是什麼意思? 巫時:   我覺得應該是失格的關係。因為後面有寫「兀自跳著失格的舞」。 皮卡:   我想可以讀到一些剛開始寫詩的稚嫩感。不過「Do Be Mi Fa So」這個Be是什麼意思?是re打錯了嗎?各位參賽者要注意自己的用字有沒有打對噢。 羽軒:   A099追日五首這個還蠻奇妙的,不知是不是想做成棋盤的失誤。 皮卡:   我覺得會不會他寫到白千層的關係,像是太陽這樣打下來就會有光影的感覺?可能是有他想要表達的東西。 巫時:   他的字句都是一樣的字數像是棋盤,但每個字可能是紛亂的這樣子。他只表示出這樣的意思,但看不出更深的涵義。 A102 (宣讀李唐的評語: 推薦理由:我一直很推崇反映現實的詩歌。因為我住在北京,所以對於詩人所說的“都市叢林”之說深有感悟。這種對城市的反思之詩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 此組詩歌總體來說語言也不錯。 缺點:敍述偏多,使得此組詩歌的批判力度不足,僅僅留於表面。) 羽軒:   我覺得這個是學生苦悶生活所寫下來的小品。不過比較好奇的是他為什麼要用半型空格把兩個字四個字分開? 皮卡:   蟑螂、螞蟻讀起來像詠物詩。觀察力很好,有寫到一些生活中的細微東西,問題在於文字語言、句法上的問題,用逗點逗起來就像簡單的小品。 巫時:   我覺得他的意象或譬喻不僅是簡單,簡直像呼口號的感覺。太表面的把他觀察到的現象表達出來。他用的句子幾乎沒有技巧,是平鋪直敘的,沒有達到詩的語言的要求。 皮卡:   A102冬季早晨這首詩讓我蠻有個人體悟。但沒有基本技巧。 A119 (宣讀李唐的評語: 推薦理由:詩人小小年紀就能體味到人間百味,看到世間疾苦,是很不容易的。比如《小丑》《月亮 時光 夢想》等詩,其中我喜歡的句子是“再濃的笑妝/掩飾不了眼角的淚痕”和“命運就是天理/渺小的人類/如何去對抗” 缺點:語言仍然不夠精練,有些句子未免太一味的發洩情緒了,破壞了詩的力量。) 巫時:   我覺得像是小丑裡的「再濃的笑妝/掩飾不了眼角的淚痕」已經沒有新意。我覺得完全不是詩應該有的語言。 皮卡:   A119巧克力裡面的「濃度80趴的巧克力」裡面的「趴」可以打成「%」這個符號嗎? 羽軒:   A119無雨X無語X情緒我覺得他用語較不精確、錯字、邏輯怪怪的(例如:「枯枝很綠」),而且一直耽溺在自己的情緒裡。 皮卡:   就跟寫「我很難過」一樣。 巫時:   我覺得他本身的領悟力不足。 A137 羽軒:   他描述的東西還是跟別人寫的差不多,也沒有寫得比別人好。 巫時:   他用的意象是陳腔濫調的,或是表達得太直接。像是A137用視覺說些什麼「孟婆湯是必然的巧遇/而主原料是永不超生」沒有達到含蓄的精練度。 皮卡:   我覺得這首詩最亮的地方是標題:用視覺說些什麼。這樣的標題可以表達出的東西非常多,可能性很大,但內容令人不太滿意,直述句的部分太多。程度還有待加強。 A167 巫時:   我覺得有比A137好。A167泡圖書館有感以這首來說我覺得他的描述是比較空泛的,像是「一一愛撫他們的背脊/用指尖感觸著」,但我沒有因此特別感受到圖書館的氣氛,我想那些形容詞也不是很符合那些書林本身可以傳達的東西。我覺得書的意象可以是更豐富的,「試想那些詩歌、傳奇/全都清水似地循環著」,我覺得這些字都是可以替換的(替換成「是想那些小說、戲劇」)。意象只是停留在表面,譬喻也沒有特殊性與記憶點。他知道詩的形式如何使用,但沒有讓意象開展出更多意義的可能。 皮卡:   雖然型是蠻普通的,但我覺得他還是有可看之處。A167故事一則題材還蠻特殊。題材跟標題的輝映也還不錯,已經有通過一個標準了。   這個作者的詩有一個特色是結尾都沒有做的很漂亮。故事一則的結尾算是比較好的「恍恍惚惚地在故事的末端/爭先恐後的排隊/等著老去」。無題和泡圖書館就比較不好。 羽軒:   我覺得A167故事一則是所有參賽者裡寫「書寫」這個主題寫得最好的,比起A189撕開來說,他們都有相近的題材與用語,但在句法與語氣上來說較喜歡A167。無題在處理自然意象與個人情感,「學習檢測溫度濕度/以及春草生長的情形」意象還蠻完整,用草尖的意象來表達自己的意思也很不錯。A167泡圖書館有感的某些語氣很接近許悔之的「無邊幸福/無邊地獄」,覺得語氣還蠻好的。 巫時:   他運用一些意象也是蠻新手的,雖然沒有太多新意可言,但算是表現的不錯。 A185 巫時:   我覺得他投的這三首詩都是有聯結的,都是在講一個喪事的過程,得知親人的死訊,南下參加喪禮,到喪禮的結束。很有趣的地方是他有用到一些台語的詞彙,像是邊緣這首詩的「(時間到了,緊換下一個人來)」、「清晨/車子往北/駛得仍慢」、第二首的「天漸光」。我覺得用這些字彙融得蠻自然,就算是用文字讀過去,也讀得通。我覺得他可以做這樣的嘗試是還不錯,我想點出他有這樣的獨特性。第一首詩結尾也不錯,「我們各自沉思/卻什麼都沒想」語氣有點無可奈何,可能是面對不是很親近的親屬。他說他沉思卻什麼都沒想,我覺得這是還蠻強烈的對比,確實是還蠻精準的表達出他領悟的事情。第二首說「張眼闔眼/卻都糊成一條線」他的情緒算是很幽微的,他有試圖若有所思,但他只能感覺到一片空無,我想他表達的還不錯。我覺得他運用這些台語詞彙可以用到融入的這麼自然,在台灣文學上有這樣的嘗試,是可以被記憶的。 皮卡:   當初在選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這首詩。但剛剛巫時這樣說,確實有打動我的地方。他的語調還蠻適合處理像這樣的主題,但也會讓我懷疑說他能否處理別的主題(現代語言之類),有點像楊富閔短篇小說的味道,淡淡的。我覺得融入一些閩南語的語言,還不錯,很有可能性。但我想他還可以做更多的嘗試。 羽軒:   我也有注意到他使用台語發音的用詞。我想提出幾點特色,第一個是他比較少用形容詞,他大部分都是用時間、主詞、動詞。我覺得他在用還蠻特殊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情緒。並且每一首詩都用了括號,通常是用來表達旁觀者的旁白,也許是在映襯自己可能是無奈或悲傷的情緒。A185出外最後一段有用「該出棚/濕泠泠的柏油路吸附著艾草/踏過/用手中飄落的花瓣/覆蓋」,使用「踏過」、「覆蓋」卻沒有受詞的情況,我把它視為缺席的受詞,只有主詞在行動,受詞的方面可能是不可說明的死者,或是別人的哀傷情緒他不懂,或是自己的哀傷情緒不想直接面對。踏過什麼、覆蓋什麼,用空白的方式來代表,我覺得還不錯。 皮卡:   其實這樣聽來,他的情緒表達還蠻聰明、有他的策略性在。他好像故意寫得淡淡的,但如果讀者認真去讀,應該可以讀到他的一些小小的情緒、情感。 巫時:   他表面上好像很單純在寫一個喪禮的經過,可是不只是簡單寫這些流水帳,他還有一些隱微的情緒都隱藏在裡面,他有他的內斂在。我想幫他多拉一些票,大家最後在給分的時候也可以考慮給他。 A234 (讀李唐的評語: 推薦理由:是反映現實的作品,語言也顯得比較成熟。冷色調的語言尺度把握的也很好。詩人敢說、敢寫的風格應該發揚。 缺點:詩人的結構十分獨特,但我卻認為是敗筆,只有內容不足的詩歌才會用結構去彌補。我希望以後詩人能夠在內容上更上一層樓。) 皮卡:   我覺得他的圖像太搶眼了,完全是用形式在表達他想要的東西,因此可以感覺到內容的貧乏。這四首詩的重點都在於環保。在創意的部分,A234水x3=0水滴實在畫的太像了!但我覺得他的表達方式不太好,他的圖像已經很搶眼,如果他內容的文字也不錯的話,應該可以得到不錯的票數。 巫時:   這內容太空泛了。 皮卡: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在裡面只能讀到一種訊息。 巫時:   我覺得這部分可以有更多的思索,環保議題不只是單方面的,可以想我們為什麼要做環保之類的。環保本身也可以被檢討。他好像沒有什麼深刻的思維,只是單純配合政府文宣一樣呼這個口號,像魚那首也是很堆砌的鋪排。我覺得比較好的例子,應該是朱天文的荒人手記裡用非常多的顏色在他的小說裡,連她這樣用在評審的時候也被罵這一點。但我覺得她做得比較好的是她有跟小說做聯結,也跟她會念佛經做聯結,所以有一些意義在。但A234他純粹只是在說魚快死了,要重視台灣生物的多樣性。 皮卡:   沒有觸及到核心,百分之九十九都用形式來表達,算是有些不足的地方。 巫時: 真的是非常不足。 羽軒: 這些還蠻適合做文宣,但它不是詩。詩應該是在形式之外還有一些內在要傳達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