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x19全球華文詩獎
關於部落格
青春做為一種詩與生命的信仰
  • 409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四屆x19得獎作品評審意見

圓周角: 193 193號的參賽者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打鼾〉是所有作品中,唯一能夠讓我感受到具有鮮明圖像的一首作品。我彷彿能夠看到一位少女在午後的房間,躺在躺椅上小憩然後不小心打起鼾來,這時陽光灑落在她的白色洋裝上。作者以旁觀者的角度去描寫這位少女的樣態,讓讀者能夠融入和作者所創造的情境之中卻絲毫不覺得突兀。換言之,作者創造了一個靜止的時空。雖然有其他評審認為詩名「打鼾」和其內容似乎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我認為這並不會減損作者所要創造的意境。 相較之下,其他兩首詩〈夜歌〉及〈站在背光的那一面〉就顯得不那麼具象化。作者的用詞、寫作技巧比起大部分的參賽者是高出許多,然而,讀完這幾首詩之後,我仍然無法得知作者欲表達的內容是什麼。這個問題並不是只有193號才有,而是所有文學創作者都可能碰到的問題。在此並不打算去區分作者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或是「作者的雖然有想要表達的意念但傳達失敗」,當然也有可能是身為讀者的我本身能力不足。無論是上述哪一種情形,很可惜地,我並無法透過詩和作者進行對談及理解,更遑論是對生命的重新體悟或是反省。當然若是以作者的年紀及生命經驗而言,要將後者作為評判的標準,未免顯得太過苛刻。我只希望,每一位寫作者都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當下究竟在做什麼,以及自己想做的事是什麼。 崎雲: 202   202號為此屆的推薦獎之一,整體而言,無論在技巧或者形式上,詩人皆具備一定的實力,形式的實驗和表現上無很大的缺失,有些節奏雖稍有失誤,意象不夠妥貼,但素質平均,作品特色喜用童話手法來做表達與媒介人生中的各種失落,作品中也透漏著詩人的才氣與各種靈光,若要為這位詩人寫下注解,那麼以下這節詩人自己的詩句是最為恰當的︰「你第一百零九次拒絕用童話當書寫題材 / 卻在淚光中看見一百零八首童話詩 / 僅此一次 / 我們對人生的了解 / 比童話多一點點 」(夢中森林)202號的12首作品中,寫作技巧雖承襲了這個世代的風格,但他所表現出來的手勢與身影卻是清晰的,在作品中,他也表現出在面對這個世代的各種不平待遇與困厄時的態度。   在兩百多個創作者、近千篇的作品中,坦言說我從詩中得到的感動並不多,也就是說文本所帶出來的作者的態度我感受甚少,202號作品不僅有生命的體現,更多我讀到的是處於這個年紀的無奈、掙扎以及妥協,藉由童話去安撫、去轉化這些人生階段性的關卡,這樣的態度讓人動容,同時也讓我們清晰去看到這樣一個身影與存在,這也是就我上面曾經提到的,在技巧之外,詩人是否能夠藉由詩來體現一些生命的價值、想法或者實踐的原因,而202號的作者辦到了。 211   同樣是推薦獎的211號,來詩三首(包含一首組詩)整體來說表現手法和意象上都有不錯的表現,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實力,唯某些意象的使用上延續性與關聯性偶有失誤,另外在詩的精練度上仍可再多加斟酌。211號的作品我尤其喜愛詩人所帶給我的氛圍和意象創造,詩人能夠穩扣詩旨的中心去發展,並展現其意象的有機,實數難得,亦是本屆少見的佳作。   相別於202號,211號則有明顯的詩脈絡可尋,雖然在夏宇風格嫻熟的展現下,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詩人自己的身影,但這樣強烈風格的遮蓋下由不得讓我們為詩人擔心起往後之路,是否能夠有所突破、有所轉化與提昇,211號作者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但基於X19得獎者的發展性,這也讓評審們左右為難,202和211號各有利弊,從作品中我們也可以發現202號的作品同時也面臨創作時的某一些關卡與突破,在評審們不停的協調下,終於做出兩者並列評審推薦獎,而首獎從缺的決定。而我也傾向於兩者並列,坦言要從其中選出首獎並不簡單。並列,我想是對於兩位創作者最為基本、公平的尊重和肯定。 89   89號的作品題材、內容特殊,有新意,在六首作品中皆可看到不錯的發揮,在題材節奏和架構上皆控制得宜、穩當,並且前後呼應題旨,對於文字的意義和意象有很高的瞭解和掌握度,有些句子讀來雖感突兀,但配合主題以及細讀後詩的趣味和內涵始現,作者在修辭上有一定的功力,且在每一首作品的結尾也都能帶給我們驚喜。 203   203號的作品許因來稿較多,在平均程度上較為不齊,雖具有書寫能力,但過於用力經營意象,讓人感到語言的刻意和不自然,〈車過太麻公路〉一詩即是如此,作者來稿中仍有不少佳作,例如︰〈廣場〉、〈寄吾兒〉,都很能表達詩中心題旨和詩人的書寫能力,尤其是〈寄吾兒〉這樣代換角色去書寫與關懷的作品,讓人稱道,但有些作品仍稍嫌不夠嚴謹。 14   14號的作品可讀到一些不錯的概念和靈思,但整體來說意象過於片段、斷裂、連結性不高,在語言技巧和控制上稍嫌不足,使用過多的的意象造成繁複的結果,卻也讓詩失去應有的焦點,未能完整呈現其應有的效性,從14後頭來的幾首作品中,我們可以發現14號的創作者有其實力,但可惜無完整發揮,有些作品結尾收束過急,仍有發展空間,是一遺憾。 23   23號整體素質平均,且在技巧和意象的使用上尚稱恰當,無論在情感或者哲理上皆有一定層度的發揮,此次投來的作品可分為情感、哲學和社會批判三大類,而其中在哲學類的作品最為圓熟,〈走〉和〈找夢〉即屬這一類的作品,內涵醇厚,可以看出作者在面對生活困厄時的態勢與轉變,唯其他兩類的某些意象使用上仍需斟酌,仍可更求精練。 66   66號五首作品(一首組詩)中,〈晾曬〉一詩並不深刻,全詩最為精練處在於最末四句,前三段的敘述在穩當和妥貼性上稍嫌不足,或者說未能達到該有的效果,而〈微笑的光線〉一詩使用過多的形容詞,弱化了詩原先該有的力道與意涵,和全詩構想有趣,第三段的節奏每一句由「弱到強」配合著「甩一甩啪」使畫面更為具象與生動。綜觀五首作品素質較為不齊,若能更加注重修辭以及精練,作品的高度會更加提升。 206   206號詩共四首,四首作品的結尾收束的不夠嚴謹,有頭重腳輕之感,使原先構築好的層次被削弱,詩之內涵不得延續發展,主題和題材較為侷限,但文字的收放尚稱得宜,技巧掌握度高。四首作品中,〈我們存在著是一種荒謬〉、〈那裡,還沒遺忘的〉兩首最為穩當,其餘在語法和節奏上仍可斟酌。 木櫺: 66   66號作者所使用的語彙,在眾多稿件中顯得突出。用輕盈、簡潔的語句,描述具有濃厚哲學意味的內在,是其最大的特色。在五首作品中,作者嘗試了許多嶄新的辭彙,因此雖然題材相近(像是出現了兩次的小人類),但不會感覺累贅或重複。值得一題的是<微笑的光線>裡,第三段富有節奏感及意像的書寫,著實令人驚豔。這樣的展現讓我相信作者有潛力、也正努力著創造一種全新的、屬於自己的語彙。   可惜的是,或許因為想表達的主題偏向哲學、抽象的一面,詩句背後的主旨頗令人費解。雖然具有歧異性、誤讀性並不能全然算是詩作的缺點,但是否會因為這樣而難以引發讀者的共鳴,也是需要再斟酌的。 89   所有好詩應該具備的條件,像是精準的意象、具節奏感的分段、完善的組織架構、創造性的想法等等,在89號的作品裡幾乎都可見到。像是<我對你的愛未曾縮水>中「啊生活如此堂皇地弓著/自己的背」,以及<我喜歡就當一個郵差>的「你是劍/我是掛劍的人」,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經典佳句。另外<捷運台北車站偶遇外遇男子>特殊的題材,更是讓人對作者敏銳的觀察力感到驚喜。   但作者雖有了寫出好詩的能力,但卻沒有在同一首詩中,甚至是一首詩最關鍵的部份裡完全展現出來。讓人感到驚喜有餘,但後續被記憶度不足(終究被記得的是其中的佳句而不是詩本身)。像是<無韻生活>中第三段末的對話,詩感稍弱;或是<我喜歡就當一個郵差>中「吾心已許之」稍嫌突兀。但瑕不掩瑜,以作者以臻成熟的技巧,以及持續拓展新題材的強烈企圖,未來前景十分令人期待。 202   202號作品的整齊度,可說是所有投稿者中最高的。在十一首作品中,都能出入自如、十分自信地對主題做完整的詮釋,作者對文字的掌控力自然不在話下,也讓人看到一個成熟詩人的靈魂正在成形。作者巧妙地化用前人的技巧(看得出書必定讀了不少),嫺熟地穿梭於各種句法之間,編織出一幅又一幅的燦爛圖像,的確令人眼睛一亮,像是<兔子日記>的嘗試即十分突出。   但整齊的作品,也讓人不禁質疑作者是否有持續進步的空間或動力。其巧妙的化用也有取巧之嫌,題材的選擇也過於畫一,似乎只是用同樣的東西重新排列組合,在同樣的意旨上打轉。但撇開這些,202號仍是一個讓人印象深刻、具有深厚實力的作者。 203   203號的作品所涵蓋的廣度是所有參賽者之最,在社會詩的書寫上也是所有參賽作品裡最成功的。<廣場>是讓人印象深刻的佳作,句法凝鍊,看出作者的功力,最後「所有的眼/等同於嘴」即是最好的例證。而作者除了擅長社會詩書寫(<廣場>之外尚有<寄吾兒>),在抒情方面亦有佳作,譬如<足以……>中的「讓我們輕輕地背叛彼此/悄悄地以山海聽說/輕巧地轉動我們落鏈的一段青春」,證明其有廣度亦有深度。   但在十二首作品中,水準參差不齊是203號的一大缺點。像是<車過麻太公路>過於壓縮的字句,反而不如<廣場>的精簡;<夜遊記>疏鬆的描述也失去了詩感。此外,有些不甚精準的用詞,也是閱讀上的障礙。但作者勇於嘗試各類書寫的寫作熱忱,仍是值得讚賞。 211   就像211號自己在詩裡提到的,其作品在很多地方都可看到夏宇的影子(例如<星期組詩>「我們都有一個形狀優美的抽屜」和「他們保持一貫的中立/一貫冷靜地死」)。但在夏宇之外,211號其實也開拓出了自己的美學風格,這也是我最讚賞他的一點。同樣是<星期組詩>中,「我們正讓自己裸身進入……」一段,便已看不出有夏宇的痕跡。而這也讓我相信,這位作者有持續試圖跳脫模仿的框架,從而找到自身美學價值的動力與意圖。   但作者在脫離過程中所做的嘗試,仍有一些失誤的地方,像是<星期組詩>「那麼就傾倒成你的斑點/脆脆」。在嘗試新語法之餘,如何兼顧詩應有的涵義與價值,也是不可忽略的重要考量因素。 巫時: 211   在211身上,我所強烈感覺的,是一種海洋性格。所謂的「海洋」,並不單只是如<承載不了你的極低限之海>或者<裹著海>這樣的標題,而是一種自體循環,理智與情感之間的包容和衝撞,上半身及下半身輪流思考。我所欲闡述的是,儘管作者擅於敘說那些「就好比某首有名的歌隨機播放/卻再也喊不出它的名字」此類詩境意象,或將某些我們以為像夏宇慣用的語彙改置再造,但他與夏宇(或者他人)內在之邏輯實際上全然不同。他只是透過詩,透過可愛同時華麗的修辭語言告訴我們,他也只是個常人,除了獨特跳躍的筆法之外--他和我們「都曾經在下午堅硬/在感傷後證明/那些思考長久縝密的習題」。在眾多投稿者裡我想,211是一位在生命中(雖然某些人認為作者取材受限情詩,我以為他在詩中展現的實為「生命」本體),面對人生的終極命題,有所感知並且願意持續探索的人,即使他還未有一個明確的方向或得到解答,但他對「人」的自覺(也許還有那不受拘束的海洋性格)必會使他繼續在書寫中尋找,那些深海裡我們所欲解開的謎題。 89   閱讀89一系列作品時,我感覺作者十分仔細、謹慎地刻劃每個意象與用詞,試圖為每個比喻找尋最適當的位置。在我看來他的風格並不特殊,但他的獨到之處在於把我們所慣用、嫻熟的語彙--精準的可能鑿得更深。他並未刻出我從未見過的圖像,但他進一步探入我們所沿襲的所謂傳統式的語法,在現今仿製如贗品充斥的年代,他努力追求最初的(完美)原型。但在這些作品裡我仍難免會感到某些「擬真」的鑿痕(某些句子一再讓我感到熟悉,我的意思是,就算你改變了某些措辭和句型應用方式,內在的肌理卻似乎並無從傳統中脫胎出新的形),最令我喜愛的反而是那首<木不成舟>,難得地我看見作者「成為你自己」,即使「一切反應皆不可逆」,木已成舟仍可能毀棄,所有真理或許也都還有餘地。 66   66的作品感覺像是某種試驗,透過「小人類」精靈似的口吻傳達出某種作者以為的哲學或是真理。在用一般的邏輯方法檢驗時,或許看來只是一些字句的堆疊拼湊,只是作者將「他心愛的意象/都掛串在樹上作響」。但若跟著他的文字作情境式的聯想,一切他筆下的事物其實是非常有亮度和畫面的,如「還剩三分鐘/那大鬍子的男人就要/和我們一起許/雪一般將融的願望」,當中的可解讀性是很豐富的(之於我),在季節(節慶)的想像、夢想與現實的映照等都極具畫面和意涵。可能對於他的作品我們無法找到一個最適切的進入或詮釋方式,但我認為透過情境式的知識及圖像仍可以推想他詩中的脈絡,在我們試圖去理解的同時,會發現一切還是有跡可循。 100(特別鼓勵)   我只想談100的<墓碑裡>這首詩。在「我們身上原會發光的銅片/將被擦成人的臉孔/在月光下,便是最荒涼的木樁」,我看見作者特有的某種質量,一種難以詮釋的內在邏輯,如夏宇所言「薄荷在牙膏裡的那種正確」。而最後一語道破「真的/我曾經死過」更深深擊中了我。希望作者能將他的潛質發揮在更多的作品上。 羅毓嘉 14:   正因為這些創作者投來的作品,必須是經過少年詩人們精挑細選,而足以代表其創作力量的展現,於是一個十九歲未滿的人,能見到怎樣的世界,能否見他人所不能見,言他人所不能言,就顯得格外重要。   在這樣的標準之下,這三首作品通徹、一貫的意象表演,很快地攫取了我的目光──相近的敘事主題,而能夠用強烈而令人震撼的隱喻系統,拉開作品與他人相異的意趣,使他的愁、病、失落都顯得不與他人在同樣高度上。特別是〈意象靠近後產生的幻覺如是〉一篇,詩人與詩、與自我的反覆辯證關係,在疾病的隱喻當中建構出可觀的強度,令人思索──是的,詩不就是我們用來證成這失衡世界的準則嗎?   唯一要挑剔的是,為何幾篇作品都採取一段到底的結構?適度的分行、過段都是一首好詩──特別是敘事詩──的必要條件,畢竟段落也是呼吸與節奏的一部分,是這位作者必須多加磨練的。 23:   整本作品集當中,少年詩人們的「自我」一直是不可能忽略的主題,也一再被反覆闡述著。然而所有往內在發掘的過程中,如何小心掌握自我與他者、詩人與讀者之間的解讀距離,應該是所有熱中於剖析內在旅程的寫作者,都要留意的部份。   這八首作品的水準事實上並不整齊,但我樂見它們致力於讓自我「膨脹」的過程中,不曾失去與讀者對話的可能,在象牙塔上開窗,畢竟是重要的功課。然而,我儘管可以察覺世界在這些作品當中傾斜的線索,但詩裡頭的哲思,是否應該再試著找到出口?好比〈祈禱〉是一次將自我往他者角色投射的練習,卻終究只能是不甚純熟的、失敗的摹本。   對創作者而言,生活,永遠會是文學最好的磨鍊,自我書寫再怎麼擴張,也無法逃脫出生活以外的真實──認真生活、認真地寫,總不會有錯。 89:   豐華的意象,如何安置在適切的位置,而能夠傳遞最充沛的情感?我驚訝於這六篇作品純熟的詩的技藝,在長短詩交錯的精巧結構當中展現出來──情詩、敘事、詠懷,在延伸觸角的深度與廣度方面,這幾篇作品打開的是一個樂於探索的靈魂。   我特別喜愛〈捷運台北車站偶遇外遇男子〉東拉西扯,隨意捻來的意象,又能夠精準地指涉不倫情愛的進、退、曖昧,是一次優雅的「他者生活」的表演;也喜歡〈無韻生活〉中講述詩與詩人、寫與不寫、纏綿與寂寞關係的句讀;輕簡如〈我喜歡就當一個郵差〉,以自然的語言書寫感情──惟「吾心已許之」突又跳至古典中文,造成些許閱讀上的違和感。   挑選一個有潛力的詩人是x19詩獎的宗旨,而這六篇作品,無論在書寫策略、意念、乃至於技巧上,都稱得上非常完熟而值得讚許。 202:   十一篇作品──我不曉得是因為作品數量較他人來得多些,或者是因為這幾篇作品與日常現實驚人的連結,以及它們紮根於生活的存在感──我看到的,不只是作品,而是作品背後「詩人」的臉孔。在這次評審過程中,這是絕無僅有的經驗。   姑且不論哲人們宣稱「作者已死」,或者這種「透視」的感受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像,然而透過這些作品,我可以感受到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姿勢,一種意圖「測量那些無以衡度的」嘗試;因為一個詩人可以不寫詩,但是不能沒有一個細膩的心,因為詩是一種態度,而我可以從這十一篇作品裡頭,覺察這種詩人的必要特質──更何況它們都已是下筆落定的篇章了。   然而十九歲不到,就擁有這樣完整的寫作「模式」究竟是好是壞?   我不知道。或許詩的態度,是為了面對世界運作的不完整、不精準、不均衡而生,那麼,這些作品所展現的「穩定」,也應該是下一個階段,詩人追求「不穩定」而必須要突破的界限。 211:   我無法擺脫腦海中根深柢固的夏宇邏輯,因此這三篇作品所採取的策略──模仿、再製、試圖脫胎自夏宇──的書寫模式,嚴重地妨礙了我評價這組作品的過程。我不能否認在「夏宇」的脈絡裡頭,這幾篇作品所試圖架構的世界、與其採取的語法策略異常地成功,但是,這同時也是困擾我的重要問題:作為一個努力擺脫夏宇影響的創作者,我應該鼓勵年輕的創作者如此「全面地」模仿夏宇、繼承夏宇嗎?   我沒有答案。而這也代表著,我不可能給予這三篇作品太公正的評價,因為我是如此希望自己可以逃離夏宇的影響,而又嫉妒竟有年輕的創作者,能以這種驚人的邏輯持續創作──在〈星期組詩〉中處處可見作者向夏宇致敬的痕跡,也因如此,在接下來的〈承載不了你的極低限之海〉與〈我們不能妥協的秋天〉當中,夏宇就變成巨大的幽靈,遮蔽了我往內在透視這兩篇作品的視線;然而,這絕對是因為作品本身的「成功」,而非作品的「不成功」。   這三篇作品無論從時間、空間、語言邏輯來看,都非常地夏宇。我仍無法斷言這樣的書寫是否值得鼓勵?畢竟夏宇是我、以及許多其他創作者亟欲掙脫的,一種好的風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